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蓓花绸,素罗,锦靿靴

袭裘,妬罗绵,无光纺,忠静冠,鹊尾冠,填高绣

 
 
 

日志

 
 

梁长胜文献展是一个纯学术的展览  

2010-03-20 15:0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于博宝网[http://artist.artxun.com/L/21-20221]

  梁长胜
梁长胜文献展是一个纯学术的展览 - beiyin71138554 - 蓓花绸,素罗,锦靿靴
梁长胜文献展是一个纯学术的展览 - beiyin71138554 - 蓓花绸,素罗,锦靿靴
梁长胜文献展是一个纯学术的展览 - beiyin71138554 - 蓓花绸,素罗,锦靿靴

梁长胜文献展是一个纯学术的展览 - beiyin71138554 - 蓓花绸,素罗,锦靿靴

对话现场(从左至右):杨卫 梁长胜 吕鹏

主持人:各位下午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吕鹏,是中央今年新毕业的美术学博士。今天我们请来的一位展览的策划人是梁长胜先生,另外一位是杨卫先生。我先大概介绍一下,我们是很熟很好的朋友,这几年梁长胜先生比较致力于做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做得也很热了,也很好,反映也很强烈,我作为一个画家来说,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今天问一下文献展的一些问题,还有一些问题邀请杨卫先生来做。美术学院

在谈关于文献展之前,有一个小的问题先问一下。因为在雅昌艺术网看了一个吴鸿先生博客当中的声明,提到当代艺术文献有这么一种画册,是不是跟你们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尤其是2007年中国当代艺术文献有什么关系?

梁长胜:没有什么关系,这是两个不同的地方做的。我们这次展览主要的主办方是由TOM网还有歌华集团,还有湖南美院出版社做的,我们文献展会出一本书,但是出一本资料,所以我们有一个叫《中国当代艺术文献》这样的书出版。

主持人:因为我身边朋友接到中国当代艺术文献画册,上面提到副主编的名字是你,而且在吴鸿先生博客声明当中,有一个叫戴卓群先生在留言说画册跟中国当代艺术文献是同一回事,你们做了关于文献展的发布会,是不是没有解释清楚?

梁长胜:这个书执行主编是邵琦,他一直来做这个事,去年出版了《2006中国当代艺术文献》这本书,请了一些批评家,做他的编委做了这样的事。今年又在做的时候,希望我们报名做他的一个副主编,从各个方面考虑了一下,答应了这个请求,但是请求的原因有几个,因为我知道它是收费的,但是我考虑了一下,因为当下许许多多的杂志、媒体都是收费的。这就需要有一个统一,到底这里面是什么样的目的做这件事。我看了它的收费标准,包括介绍了一些情况,而且他说里面有很多的艺术家,重要的艺术家为了保证他的水准没有收费。第二个他是2千元的收费,没有到3千元,而且给艺术家十本书,从几点来说,因为我看了那书出的很厚,这样比一般的媒体,杂志,那样的要便宜很多,从这样推算,我感觉它的盈利额度不是很高。另外再有像水先生,包括吴鸿,他们有一个挂名,这样的话,有一些批评家的助阵,因为这些批评家都是我很尊重的,也都有过这种合作,从民间的力量应该给予支持,从这点还是答应了这个请求。因为我昨天才是看到附件,应该是今天下午看到附件,提到业绩里面谈到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展,这个展览原来也是策划来做的这个事情,他说算在他们公司的业绩,这些事情因为我们都不知道,等于这个东西没有发到我的邮箱里面,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所以我觉得他做的有一些事情非常不妥当,至少他应该打招呼。看了吴鸿的声明报告之后,也有一个附和的帖子也在上面,这个时候的话,邵琦有一些地方做得还是不妥当。比如应该给批评家的一些尊重,这些东西他做得有些不妥当。这点我希望他还是怎么去改正,跟批评家怎么有一个合作,跟艺术家有个怎么样的交代,这是很重要的事。而且我觉得这个透明度,因为你到底有多少人去收费,或者不收费的,为什么不收费,怎么个程序不收费,你要真正推动中国当代艺术文献的发展的话,想建立一个平台。因为他原来跟我讲建立一个平台是这样的目的,我觉得这样的事情才可以更好的来做,当然民间力量推动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发展这件事我觉得应该鼓励。杨卫你觉得我这个看法怎么样?

杨卫:邵琦去年的时候也找过我,今年也找过,这种热情的合作就像你说的,的确从个人来说,思想是活动趋势,但是里面力量怎么想出这样一个方法出来,其实这个方法很多人在用,很多年前就在用,以艺术的名义,编一个文献也好,年献也好,收取一定的费用。作为我个人来讲可以理解,这里面就是周瑜打黄盖的关系,一个愿打一个愿捱。但是必须在一个严格的协议这个前提下再做,不能这样闹,这样让别人有挑毛病的漏洞。

主持人:积极性还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具体的操作形式上,还是出了一些小的纰漏。

梁长胜:戴卓群在网上发的帖子我有必要说,他发了这个帖子,等于把他这件事跟我的文献展扯到了一起,我还是认为邵奇在形式方法上还是有一些确实得不妥。这些东西体现了一点尊重,这点他做得还是不够。看了戴卓群的帖子,李道柳也跟他联系了,因为那天发布会的时候每个人都给了一个新闻稿件,我想戴先生没有看得很准确,把我扯在一起可能是一个误会。昨天晚上他把一个道歉函发到雅昌网,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声明就没有了,就这样把这个事跟我们文献展扯在一起了。这个展览我们也会出版画册,但是肯定不会牵扯到任何收费问题,这里面是为展览做辅助的。去年的时候,作为组委会学术委员会核心之一,都很清楚的。要是收取这样的费用的话,展览的性质就变了,对于我们现在做展览的目的还是以学术性为主,要倡导这样的精神这样的概念来做的,肯定不会有收取版面费的事情。

主持人:这个问题咱们先谈到这儿,我也明白了一些。不过我本人作为一个画家来说呢,虽然画了很多年的画,但是确实没有参与过运作,包括美术展览的任何经验。但是梁长胜是我的好朋友,因为他太忙,所以没有什么时间长时间聊这种展览,我想借此机会问一下文献展的问题。我想问杨卫先生,2006年的文献展您是参与的,而且反响不错,这个反响当中您就以评论家,包括学术委员会委员的身份这个角度来说,您在具体工作当中,评论家作为独立的个体是不是在整个展览当中得到了尊重,这点跟大家谈一谈您的想法、感受?

杨卫:曾经在讨论会里面提到过这个说法,其实也是评论家的不对,希望我们摆脱于权利系统,因为我们过去不是依赖于美协,包括现在所谓的理论委员会,包括王宁当时做的这个也叫文献,他们都是以独立的思考,这样的状态联合,或者整合一些这样的民间资源,我们自己来搭建一个当代艺术展。这个理想已经贯通到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发展历史进程当中很多年了。当然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因为这些人没有钱的,所以往往做一个好的展览,总是卡在这个地方,都是缺乏这样有利的条件。这样的话,梁长胜联系我们的时候,首先觉得这个创意很好,的的确确在这个结骨眼上值得一做的一件事情,这样子大家也都非常积极,我们也已经连续做了两届,非常积极。在这个过程当中,而且态度都非常严肃。我们知道学术委员会每个人提多少人,然后在贾老师家里开会,拿着笔一个一个,非常严格,这个程序还是非常的严格。当然了,因为上一届涉及到一个问题,参加展览的作品必须拍卖,遗憾的是个别艺术家没有参加,但是据我所知,我看你们这届附加条件基本上去掉了,你可以拍也可以不拍,我想对于一个文献展来说这是一个肯定,一个发展。真正往学术化迈进的一个过程。我还想说一个东西,尤其在中国,没有基金会制度,没有赞助商制度,在中国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做一件事情其实是很难的。那么在这个背景上不要太认为跟商业有关系了。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文献这几年起来也是借助与商业艺术,当然只是一个桥梁,不是目的。我想强调一点,如何在商业化的背景下,把它变成我们一个桥梁。现在的批评家,其实也都在思考这些问题。

梁长胜:上层建筑有金钱的参与,作为我们投入的话,今年7月份,6月28号做的发布会,实际上这个地方第一点要做到把钱备好,这样才能把您这个事情真真正正落到实处。这种事情需要批评家的参与,公平性,透明性都要建立和完善的。因为这次我就想机制建立有一个什么样最终的目的,提倡一个什么东西?所以这次我要以东方与西方有这样一个对质的概念,要倡导这种精神。这种精神应该是一个核心。批评家本身也是很希望有这样一种东西的一种提倡。我希望下一步工作一步一步顺利进展,包括艺术家,批评家大家更好的配合,把这件事情做好。这只是我一个人牵头而已,能够找到像TOM网这种支持,包括歌华,湖南美术都愿意推动这样的事情,从这点上来说,应该有理由把这个事情做得越来越好。

主持人:刚才你们二位都说了一些当代艺术文献展,我感觉有三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主办方,还有一部分是艺术家,再有一部分是批评家,批评家在这当中占有比较重要的学术的位置,我们三个人代表三种身份,我作为艺术家都参与了,虽然都参与了,但是我现在特别想以艺术家的感觉,听一听,主办方还有评论家,在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展怎么认为评论家在这当中的角度和作用是什么?再详细解释一下。

梁长胜:慢慢觉得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市场的这种发展让批评家的这种位置变得越来越边缘化了,这里面的判断的作用已经被金钱取代了,但是一个东西好坏,文化价值的判断我认为它必须要有批评家,有专业学识的人来进行判断,这样的话才能有一个长久性,你的作品,各方面长久性保留的价值。这个东西虽然说要时间的考虑,但是前期的考虑,对批评家,收藏家一个很好的保险,对市场也好。这次主题展有了以后,主题展提名怎么提名?谁提名?这里头不是批评家的话,我觉得没有任何人能够做一个比较公正的批评,只有批评家才能以一个学术的眼光或者以一个学者的眼光来去看,这个很重要,所以批评家在里面的作用很大。我希望批评家在整个大环境当中不是被边缘化,而是应该让他成为一个主裁判的作用,我觉得这点很重要。作为艺术家来讲,我认为艺术家是自我认识的过程,表现自己,当然从梳理定位的角度来说艺术家是做不了的,肯定是批评家来完成这个。所以你要提倡一个东方精神的时候,判断的能力还是交给这些比如我这个展览,如果由艺术家提名的批评家,艺术家能找到我认为的合格的批评家。这里面的提名变得透明,公正的主题来做,包括选新人,来进行这样的展览,也是每年能够为中国当代艺术文献有一个很好的总结。包括出资料,能留下来,能留下来以后这就是历史。这就是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发展的历史,所以批评家在里面起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包括刚才谈到吴鸿先生他们都参加文献展当中来,我觉得这个东西都是大家的一种认可,大家这种认可还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去年的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展,您做的成绩大家已经有目共睹了。但是今年,刚刚杨卫也说了,去年和拍卖结合在一起了,今年可能有一些改变。今年个人在展览上,包括程序上,整个展览设计上和去年有一个什么区别吗?

梁长胜:我认为区别区别非常大。这个已经跟原有的展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首先第一点是本着以学术性的,这点是肯定的,把商业的东西退到很次的位置,你愿意参加就参加,作为一个桥梁还是希望存在,艺术家和市场对接的一个检验的桥梁还是存在的。从展览层次这是一个,第二个有主题了,根据主题来提艺术家,跟上一次不一样,上一次在全国里头撒网看谁最优秀就提出来了,这个是不一样的。像那样的展览,全国撒网,大家选好的艺术家,就只有那些好的艺术家,再做一个第三次的话就没有什么意义,不存在了。这里面包括你要倡导什么精神,第二届就已经足够了,第三届就应该有主题了,你要体现总体意识的主题展,怎么样把批评家从个人角度,学术研究角度,来做一个有意思,有学术性,有专题性的展览放到文献展里面去,这是一个问题,一定要有大家的一个意识,也要有个人的意识。这次专题展,第一个是新人展是专题展重要的一部分,重要要推出一批新人,推动中国当代艺术文献的发展。第二个要有专题展要有批评家的参与角度,还有展览的支持,总共的东西合在一起。这次还设了一个特展。有很多文化现象也可能是一个历史的,也可能是一个当下的,这样很有意思的东西,我们就应该给它单独拿出来。它应该是一个个人的展览,也可以是群体的展览,把这样有意思的东西,我们认为是比较重大的做一个特展。这样的展览就分好多层次。原来就是一个展览,把所有的东西集合在一起很不一样了。这次展览还要编成书籍,要把各个展览全部编入到里面来,然后加大它资料的推崇,尽量增加它的分量。我们努力了,这里面杨卫肯定知道,要做一个很好的文献,每年发生的事都要记录下来,是需要非常大的投入,不是一般的投入。

杨卫:也不现实。

梁长胜:对,非常大的投入,我们只能尽量做到这一步。

主持人:杨卫从您评论家的角度参与,我不知道您是否参加这一届中国当代艺术文献的构成,刚刚梁长胜说了展览分成三个部分,一个是新人展,一个是专题展,一个是特展。你这个构展有什么评价?

杨卫:这次我没有参与。可能最早的想法,我个人来说是需要一个新的东西,而不是把已经成为一线,或者是已经功成名就的事,因为毕竟是文献,已经发生时,这样的批评家在这个局里面,或者游戏里面能够贡献性更大一些。他的假设才会随着这样的流程真正体现起来,而不是说像去年、前年这两届,有一点遗憾,人家已经是非常著名了,或者说已经在市场上非常火爆了。所以呢,这样子还是有一种被动关系,觉得缺他不行,他一张画卖一千万,必须得要他。在那个里面批评家的角度也许有一点尴尬,这样子分配的话,我觉得合理一些,重要的这个事件是今年在发生的。这里面我想任何东西都属于在经验的积累。逐渐每届都有一个主题,这样显得展览是在滚动,而且是有活力的在进行。

梁长胜:这次我也打算请一些国外的批评家,因为这是一个多元的时代,作为总策划来说,这个构想更合理一些,当然这些构想前提杨卫也说了,实际上跟我做头两届大家的这种沟通,这个经验积累是有着非常非常直接的关系,如果没有这样直接的关系,也不可能构建文献展,当然这一届的构建还得再经过时间的考验,这个时间的考验再修正。我觉得任何一个展览,都需要不断的修正,不断的前行的过程。但是已经做了这件事,希望做得更好,更完善。我想大家都是这样一个想法。

主持人:因为刚才二位也谈到文献展,作为文献展有连续性,有连续的这种记录性,这次来肯定有一些出版物,这个出版物你们准备做什么,准备搜集什么样的内容,你们有没有设想?

杨卫:刚才在里面也谈到这个,说得更具体一些,这次每一个专题展的内容,专题展的时候都会专门出一本画册,每个特展也是一样,当然所有的画册最后都要作为资料,汇编到主题展大画册里面,大画册这些东西都有。就像杨卫说的当下正在发生的东西进行一些记录,要强调个人的学习研究和力量,来做这个专题展,把这些东西都集中在一起。这样的话,把资料做相对全面,把主题展放在一起,合并在一起作为一个资料,这是这次展览的一个节目。这次展览包括出版费比上一次不知道高多少,可能出五、六本,每一本都是非常好的小册子,但是目标是要让它每年更有分量。

主持人:现在出版社也好,媒体也好,宣传的时候都要适当收取一些费用,这次你们作为文献展,费用的收取怎么看?

梁长胜:我们不收费用。在出版社向大家收费不会的,去年前年两届都是这样的。因为杨卫年鉴也参加了,文献也参加了,这里面再出版什么也没有什么意义。这次绝对不会收取。当然现在很多媒体都是收费的,没有不收费的。TOM美术同盟虽然不收费,肯定是通过其他收费的项目来支撑这个项目的,也不能说TOM网不收费。雅昌艺术网以专业美术的艺术出现的话,它营销的范围很窄,不收费怎么生存?这些东西都是问题。所以我对收费这个问题的看法还是有保留态度的。

主持人:对于你这个展览不收费我是举双手赞成,起码对画家来说是一个利好的消息。请问杨卫先生,从您评论家角度来说,其他的一些媒体,包括一些出版社收取一定的费用,你觉得会不会影响学术上的公正性,从你评论家的角度?

杨卫:这是肯定的,但这个东西是非常无奈的一件事。

主持人:怎么处理好这种关系?

杨卫:对,非常无奈的一件事,如果不收费造成中国这些杂志生存难,所以大部分这样的处理方式,一半收,一半不收,看你怎么把握。这一半可能是非常学术的,以这一半养那一半,要不然另一半都没有了,就别讨论了。记得上次吃饭李建国也跟王宁提了很多意见。意思就是说收费不收费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收费的东西是想干什么。比如我们现在在宋庄有一些想法,成立的基金也好,做一些未来有希望的东西,这个要基于你愿意的基础上,你愿意资助这个东西,是很好的,我没有强迫你一定拿出钱来,你可以不拿。在大家认可的基础上,他愿意那就是两不相干,人家两个人合谋。

梁长胜:很多还是需要民间力量的推动。这种推动的话,包括798也好,包括酒厂,艺术园区里面实际上都是民间资本做很多事情,这样一种方式,资金量是很大的。如果没有这种东西支撑,上层建筑也没有这种推动能力,也不可能的。

主持人:所以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在中国来说比较火热。最近一、两年,对我从经济资助系统,包括市场运作系统都有待于完善,可是从另一角度来说,正因为它是有待于完善的体系,我们可以做的事更多一点,是不是也是这次展览的想法之一?

梁长胜:对,我觉得是需要机会的,如果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发展得非常成熟,各种机制建立很完善的话,那些文献展就不会有了,因为已经有一个机制存在了,就不会另外的。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不会有另外一种方式方法来做的时候,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就把它做好,既然做了就要做好,给它做完善。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包括刚才谈到邵琦那点,我也希望以民间资本进来的话,还是给予一个相应的鼓励。当然他做事不妥,肯定是有问题的,包括博客上写的吴鸿先生的费用估计是一分钱不给的。我们谈的不是费用的问题,这里面透出对一种艺术,一种知识的尊重,有没有给予应有的尊重。他们能给你提名,包括跟你做很多事情,肯定是有学术修养,公认的,如果你对这个不尊重,不是对人的不尊重,是对知识的不尊重。反正我做了两届下来之后,我认为不会出现不尊重批评家的事情,既然要做肯定要尊重。

主持人:从艺术家的角度特别希望有这样的人做这样的活动,包括有这样的人大力推动中国当代艺术文献的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包括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展要从中国做到海外去,做到其他城市去,这都是一个很好的设想,从艺术家的角度来说,我特别希望把这个展览推向比较好的,比较有系统的,比较高的层次当中,这次采访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