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蓓花绸,素罗,锦靿靴

袭裘,妬罗绵,无光纺,忠静冠,鹊尾冠,填高绣

 
 
 

日志

 
 

王川、孙良、蔡广斌、王劲松作品展  

2009-08-07 03:1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于博宝网[http://artist.artxun.com/W/14-13361]

  王劲松·展览城市:
北京-北京
·策 展 人:
·展览时间:
2007-01-27~2007-02-27
·开幕酒会:
2007-01-27 15:00
·展览地点:
紫禁轩画廊
·主办单位:
·协办单位:
·承办单位:
·联系方式:
010-64325093
·备    注:
展览前言:
  刘洋
  被誉为“精神流亡艺术家”的王川,值得关注的是他的死亡经历使他更加触目惊心,但他以一贯之淡泊功名独来独往,更使他的终极追问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活体标本。近几年来,由于他精神修炼,敏锐的觉察,他的艺术成就具足东西方艺术精神内在气质,近期完成的布面抽象油彩作品内涵显得格外单纯和透彻。
  王川的这批新作既可看作是个人对大自然的感念;也可以看作是个人对现实生活的深切感受,从中可以感受到虚妄的放大感和无奈的亲近感。这里没有有形的意象,但可以通过画面感觉到画家心绪的平和。“一粒沙中观世界,一朵野花见天堂,握无穷于汝手,驻永恒于一时”,这是王川在大海边的生活觉醒,这种对生命的感悟也通过他的创作流露出来。画作运用了大量点、线、面的手法来表达这种感受,不停变化的色彩诠释了艺术家近一年来情绪的变化,作品运用了大量交织的灰度色彩线条,画面的冲突与和谐不仅诠释了艺术家的情感,也为作品带来视觉上的冲击。用王川的话讲,“这些作品记录了我每天早晨起来对新的一天的真实感受”。《心水二联》的画面上如烟似雾,在画前驻足良久,甚至会有一种眩晕感,水的流动、无形、平静在这里通过丰富的层次表现出来。王川说:“大病之后,我深切地感到生命如此珍贵,应该好好利用它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在很长时间内,都是将每一天当成生命的最后一天度过,生命之劫难为我带来了清晰又充满解放意味的心灵启示。我的确过得蛮愉快、平静、丰富而充实。这是成熟的标志。”
  从孙良的作品中看到的都是超出日常经验的心灵体验,这些诡谲的形象与现实世界相距遥远。人与兽结合的生物体在没有背景的空间和时间中悬空、漂浮,它们聚拢又分散,就像深邃宇宙中的星体与星云,无边无际,无穷无尽。它们或缠绕争斗,或沉溺于鱼水之欢,或游乐嬉戏,或孤芳自赏、自得其乐。它们身处的世界既是乐土,也是险境,既充满着爱,快乐,和平,激情与美,也充斥着残酷,斗争,杀戮与危机。似乎流露出对原始童年影像的向往与同情。
  童年时期的人类对自身、对宇宙、对自然的认识都很朦胧,一直处于恐惧与怀疑之中,因而出现了多神教。但有限的认识使人类获得了极大的想象自由。在中国文化中,出现的形象也是非常怪异,比如《山海经》,其中的一些形象表现出了原始的英雄主义精神,形象上也具有荒诞离奇之味。孙良的绘画就是对这样时期的追忆。童年的原始在孙良看来表现出的是一种纯洁,美好,非功利性,而现今世俗的标准却左右了我们内心情感的表达。艺术家的作品就是希望打破这种标准,即便在现实世界是无望的,可还是希望在梦境中得到肯定,最终达到梦境与内心体验的结合,从这个意义上说,孙良绘画的想象比现实更接近现实。
  中国社会在80年代以后飞速发展起来的"城市化"倾向,与此相联系的,即是水墨画中的现代主义倾向,其中的核心观念是现代性。艺术家试图以水墨艺术表达自我,在统一的群体心理与意识形态中,寻求个人的内心情绪与精神表达。
  蔡广斌的作品从营造都市水墨的人文情怀切入,在对传统的水墨进行当代转化的过程中挖掘自身的灵光和对当代绘画品质的追问,由于对城市建构形式的兴趣以及对人生存于其中的现实关注,仅此从整体的无数个罗列的“窗”发展到对个体之“窗”的绘制。他一直探索着用抽象的城市之窗与自己的心灵之窗的叠合,从而解释都市高度信息化和人的极度自我化的矛盾和冲突。
  蔡广斌在画面整体的布局方面,采取后现代主义的多维空间组合,他以中国书法所特有的心理线条,抽象的四格方块其实就是中国字“田”,复数方块的结构表达了以图象符号所象征的都会楼宇建筑空间。“田”延伸出许多想象的可能性,是人类安身立命的土地,是身份归属的不动产记号,是城市大厦的玻璃幕墙。
  “窗”是人类从个人居所向外透视的开口,蔡广斌的《窗》系列,便是在这种复杂的指涉关系里,从个人具体生命经验,去体现都会文明人普遍感受到的心理反应,一种飘浮在人工建筑空间之上的孤独存在感。
  王劲松漫画化简练的人物造型,随意轻松的线条,以及人物形象的空白处理,能使作者与观者间形成一种共谋关系,其意义不在画面本身,而在于艺术家和观众存有共同的现实文化背景,以及对这种文化背景所持的共同态度。它是对现实人心态中苍白一面的把握同时又是艺术家个人在表现对象方面有种力不从心的焦虑,而着意留有空白后带来的不完整感,显示出一种力不从心之意。
  这种表达方法运用到王劲松的水墨当中又出现了另一种阔达,是对力不从心的超然解脱。苍白色块转变成了线条的韵律,王劲松的水墨类运动速写,给人争分夺秒拼带度的感觉。那些像龙眉扫帚眉一样粗豪的线条,充满了未来主义的热情和力量,王劲松虽然用的是中国传统的笔墨,但书写的却是当代世界的人鬼传奇。细处处理可有可无,有在墨汁的滴染渲沸和肘腕旋回时,时有惊心的衬影,像月光下的青草地,意韵来自飘飞的冷露和蝉的清鸣。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